您的当前位置:轻小说吧-春晴郑秀才大结局在线阅读 开局成后娘,带崽逃荒靠空间赢麻了免费阅读

春晴郑秀才大结局在线阅读 开局成后娘,带崽逃荒靠空间赢麻了免费阅读

来源:longzhu 作者:雾都小甜甜 时间:2024-05-16 17:50:05 主角:春晴郑秀才

春晴郑秀才大结局在线阅读 开局成后娘,带崽逃荒靠空间赢麻了免费阅读

开局成后娘,带崽逃荒靠空间赢麻了春晴郑秀才

《开局成后娘,带崽逃荒靠空间赢麻了》章节预览

“快,大家走快点,敌人随时都会追上来!”

烈阳国来河县的官道上,一支两百人的队伍,正急匆匆逃难。

队伍末尾,一个十二三岁的姑娘,吃力的推着一辆板车。

板车上堆着半米高的行李,行李上躺着一个身形瘦削的小妇人。

妇人脸色苍白,头缠带血纱布,看上去奄奄一息。

一个头大身子小的男孩帮忙推着车,颤声道:“大姐,我真的看见了,是大伯把后娘推下悬崖的。他们说后娘活不成了,是真的吗?”

“嘘,金福过来了,让他听见,下一个推的就是我们。”推车姑娘连忙打断他。

男孩小身子一抖,呜咽着拉住妇人的手:“后娘,你醒醒,石头不能没有后娘,嘤嘤嘤......”

春晴双眼闭得死死的,她一点不想醒。

特喵的!

她钓鱼台第一女安保,刚执行完任务,就猝死穿进一本名叫《太后今日不早朝》的女频文中。

书的前半段,写男女主平定乱世,建立新朝;后半段男主嗝屁,女主独美开创盛世。

可惜春晴穿的不是女主,而是炮灰小寡妇春四娘。

春四娘虽是一介村姑,但她的外祖母萧老太,乃是隐居乡野的烈阳国大长公主,当今皇帝见了都要叫她一声姑奶奶。

原书中,春四娘死于逃荒路上,她的遗物落入原女主苏洛柔手中。

萧老太睹物思人,便将对春四娘的感情投注在苏洛柔身上,送钱送权全方位扶持。

谁知苏洛柔羽翼丰满后,与男主谋朝篡位。

苏洛柔成为名流千古的医圣皇后,萧老太真心错付,悔得自缢而亡......

正想着,忽觉一只手在她腰间摸来摸去,还传来男人的嘀咕:

“还没死,真晦气。”

“短命鬼挂腰间的荷包咋不见了,里面还有不少银子!”

晦气你令堂!

春晴一个大嘴巴子抽过去。

只见一个魁梧壮汉‘噔噔’倒退两步,一**摔在地上,一脸懵圈。

春晴顺势坐起,看向地上的中年男子。

熟悉的面孔,属于原主的记忆越发清晰。

原主于三个月前嫁给郑举人做续弦,谁知郑举人死在新婚夜,给她留下三个拖油瓶。

老大琥珀十三岁,正用板车推着她;老三石头五岁,一直喊后娘的嘤嘤怪;老二吉祥不知野哪儿去了。

而被她一巴掌抽地上的壮汉,则是郑举人同母异父的长兄——郑大。

书中玥国与烈阳国交战五十多年,又连年大旱。

去年粮食减产,今年绝收,玥国发兵屠城,劫掠物资。

郑家村处于两国交界,得到消息后举村南逃。

郑大嫌弃原主和三个拖油瓶碍事,于今晨把原主推下悬崖,身死道消。

后将三个孩子卖给变态财主,被活活折磨至死。

最后还装作和原主情深意重,从萧老太那儿骗取好处。

忽地,胸口传来一阵闷痛。

这不是春晴的情绪,而是原主残魂在融合记忆后,得知家人结局的悲愤。

她按着心口:“你放心,我定会完成你的遗愿。”

改变萧老太的结局。

报杀身之仇。

护送三个孩子到目的地。

每一件事,我都会帮你完成,这是占用身体的代价!

“你敢打我!”郑大捂着**辣的脸颊,死死盯着春晴。

他不敢相信,自己竟被娘们一巴掌抽地上。

要是传出去,他颜面何在?

不!

村里人都看见了,他的脸已经没了!

看着送上门来的凶手,春晴脸色苍白,咬着嘴唇像只受惊的小白兔,“你在我腰上摸来摸去,我以为是偷钱的贼......”

“放屁,什么偷钱,我男人是好心看你醒没醒。”一个穿着衣服的大肉球挤出来,插腰对着春晴就开喷。

此肉球乃郑大发妻。

“看人醒没醒,难道不是探鼻息?”

“你要是不发烧,我男人能摸你腰!敢败坏我男人名声,跟你拼了!”郑大嫂气得撸起衣袖冲向春晴。

春晴还没动作,一大一小两个孩子先冲了出来。

琥珀抱住郑大嫂的腰:“大伯娘你要出气就打我吧,不要打后娘。”

石头则护在春晴身前:“后娘好,打后娘,是坏人,嘤嘤嘤......”

春晴微怔。

记忆中,原主对他们并不亲近,仅仅给了一口饱饭而已。

没想他们这么维护原主。

“小兔崽子,忘记是谁把你们养大的了?竟然帮着外人,养不熟的白眼狼!”

郑大嫂反手给了琥珀一巴掌,叫上女EX妇,扑上春晴一通挠。

村长见打起来了,连忙招呼村民拉架,场面一度十分混乱。

等他们被拉开,双方对比惨烈。

春晴和琥珀发髻散乱,衣服也破了,狼狈得仿佛暴风雨蹂躏过的小白花;再看郑大嫂婆媳,不过是散了几缕头发。

明眼人一看就知谁吃了亏。

春晴捂着脸哭得死去活来,实则心里乐翻了。

她和琥珀看着惨,根本没受伤。

反而趁乱用树枝戳得郑大嫂嗷嗷叫,琥珀有样学样,对付另外两个XF。

现在郑大嫂是胸痛,腰痛,大腿痛,偏偏还没法扯开衣服自证清白。

吃了暗亏说不出,气得她撒泼打滚:

“郑老二你个短命鬼,我们帮你白养几年孩子,你死就死了,还弄个搅家精回来折磨我们!”

“吃我的喝我的,到头来却恩将仇报,呜呜呜......”

春晴哭得梨花带雨:“大嫂,说话要讲良心!我们哪有白吃白喝,三十两嫁妆银子,在成婚第二日就全部交给你当家用了啊!”

一个泼妇嚎丧,一个我见犹怜,大家的心自然而然偏向弱者。

况且骗寡妇的嫁妆,跟吃绝户有什么区别!

那可是三十两啊!

村民看郑大一家的眼神又是羡慕又是鄙夷。

羡慕自家没有寡妇弟妹,鄙夷郑大缺德冒烟。

郑大嫂打死不认,并胡搅蛮缠:“什么三十两嫁妆,我根本不知道,你有证据吗?”

郑大感觉不妙。

果然,春晴突然就不哭了,掏出一张纸,转身走向村长,双手捧上:“村长叔,这是我的嫁妆单子,大嫂有没有拿我的嫁妆首饰,一对便知。”

关键字:

轻小说吧为您推荐都市修真轻小说大全,好看的轻小说排行榜在线免费阅读,轻小说文库大全!

Copyright ©轻小说吧 版权所有 sitemap